今日关注
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正文

日行2万步守护"地下城" 走近沪上轨交反扒民警
2018年3月6日 16:38 来源:东方网   

  WDCM上传图片

  高天春和他的队员们每天的步数都在25000步以上,相当于四分之一马拉松。

  16条地铁线路、666公里运行里程,389座车站日均运送客流近1000万人次……茫茫人海的上海地铁里,有一群别有用心的人,他们觊觎着乘客财物的;四通八达的地下铁中,也有一群“毫无存在感”的人,他们默默守护随时准备出击。日前,东方网走近上海轨交反扒民警,聆听他们那平凡而不平淡的故事。

  日行两万步 擒贼少不了眼毒脚快

  瘦削,一身黑衣黑裤外加斜跨一个黑包,东方网记者眼前的高天春似乎就是地铁里一个普普通通的乘客。然而,这位87年出生的青年已是上海市公安局轨交总队反扒队长。

  “抓贼关键就两点,眼要毒,脚要快。不仅要发现贼,还要跟得上。”高天春告诉东方网记者,分辨“坏人”最主要的是看眼神,贼的视线永远比正常人低一点,斜眼瞄的总是别人的口袋和包,且眼神特别忙,来回看。

  谈起自己的反扒经历,高天春介绍,每当车门封闭的警报响起,他习惯从近到远察看一下,看看有没有赶在车门封闭前从车厢里跳回站台的人。“地铁到站后,上下客流对冲是较为混乱的一个时刻,许多窃匪都会伺机作案。”事实上,反扒民警的站位也很有讲究,正对着闸机口、斜对着自动扶梯口,如此一来,每一位进站者的神情动作都能尽收眼底。

  除了在重要位置蹲点外,高天春和他的队友们更常见的状态是“追踪”,用他的话说,“一直在路上”。去年国庆期间,高天春在1号线汉中路发现了2名可疑男子,他们在人民广场站下车后换乘2号线南京西路,时隔不久,又再次乘上1号线返回汉中路,来回数次,十分反常。终于,他们选择在2号线南京西路站自动扶梯处“下手”,偷取了乘客手机。而由于早有准备,高天春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与早已在布点在周围的队友们共同将2名窃贼拿下。

  来回“陪”着扒手们乘地铁,伺机而起将其擒获,寥寥数字难以描述高天春和队员们对乘客们的守护。东方网记者在高天春的手机内看到,近一周内,他每天的步数都在25000步以上,相当于四分之一马拉松。

  

  高天春习惯从近到远察看一下,看看有没有赶在车门封闭前从车厢里跳回站台的人。

  紧盯“四口” 电梯闸机口多为“雷区”

  “购票口、闸机口、电梯口、车门口,这‘四口’最容易被偷,因为这些地方都具备两个条件,人多拥挤和短暂停留。掌握了这些,市民反扒也不难。”高天春向记者列举了易发生窃案的地点和特征。

  首先是上下车时扒窃。犯罪嫌疑人通常挤在人群最后,趁地铁列车进站开门、乘客涌入车厢注意力分散时下手,并趁列车未关门迅速离开车厢;此外犯罪嫌疑人在车厢内寻找目标,紧贴乘客身后,当车门打开,趁乘客下车之际进行扒窃。在实施扒窃行为时,嫌疑人还常常利用“障眼法”进行掩护,主要表现为手拿报纸、毛巾、雨伞、塑料袋等挡住乘客的视线或怀抱小孩作掩护。

  其次是挤碰试探。此类扒窃行为发生在拥挤的车厢内,大多数是在客流高峰的时候,扒窃嫌疑人先在车站寻找目标,然后跟随乘客左右,在挤的过程中,用手去触碰被害人口袋或包,一旦乘客放松警惕,就会找准时机下手,手机和钱包便会不翼而飞。

  再次是结伙扒窃得手传赃。在此类犯罪形式中,犯罪嫌疑人一般一人扒窃,得手后迅速将赃物转移给同伙,此案件多发生在闸机口附近。

  最后是结伙扒窃分散乘客注意力。这类行为多发生在乘客进出地铁闸机或者上下车的过程中,犯罪嫌疑人一般派一人或几人佯装进站,用身体挡住闸机或上车的路线,以阻止乘客顺利进出站或上车,同时吸引乘客注意力,其他同伙则在后面扒窃乘客财物。利用此类方法进行扒窃的犯罪嫌疑人一般有3人至5人。

  采访之余,高天春还希望通过东方网呼吁,如果乘客被偷,一定要报警并且配合做下笔录,“不少乘客因嫌麻烦而不做笔录,一旦抓到小偷,也会因证据链不完整,无法将其绳之以法。警民合力,才能更好地织起疏而不漏的天网,将罪犯绳之以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