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庭内外
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正文

崇明法院民二庭三项举措积极应对企业承包经营案件增多问题
2016年4月15日 15:07 来源:法院   

  自2015年以来,崇明法院民二庭受理企业承包经营合同纠纷案比2014年同类案件增幅明显。该类案件具有以下特点:

  1、合同约定不明。承、发包关系具有较高的人合性,当事人双方就权利、义务在订立合同时往往约定不明,尤其针对解除经营关系时的责任承担问题鲜有严谨表述,易埋下纠纷隐患。

  2、费用结算不清。主要有以下情形:(1)承包期限届满或者双方协议解除合同,但企业账目混乱,客观上导致自行结算不能;(2)承、发包双方存在劳动合同关系,在终结企业承包时,涉及劳动争议纠纷,致矛盾升级;(3)因一方违约,守约方主张提前解除承包经营合同,双方就经营费用、财产分割及投资返还等各执一词,调解难度大。

  3、及时清退不易。在违约责任未经判定的情况下,承包人怠于撤离场所或返还设备的情况较普遍,易导致损失扩大。

  针对上述背景,民二庭多措并举,妥善处理类案审理,主要做法:

  1、业务学习常态化。由于目前我国仅有国有企业承包经营的相应法规,对其他类型企业的承包经营缺乏详细规定,此类纠纷的裁决存在适法难的问题,该庭利用庭务会及案例讨论平台,认真学习相关法律、法规,领会立法精神,深挖合同法相关规定,做到依法裁判、适法统一。

  2、案件处理类型化。承包标的种类多样,主要分为四类:承包企业整体经营权、承包分支机构经营权、承包企业单项业务、承包经营场地或者设备。针对上述不同类型,民二庭抓住纠纷根源,着力于明晰不同类型下的利润分享机制,从源头上划定承、发包风险边界,固定承包费用缴纳比例,以此作为切入点,逐步化解各类型纠纷。

  3、疑难案件加强化。类案中的疑难案件主要涉及工程项目,在合同效力、事实查明、标的价值等方面均存在较大审理难度,审限压力大,对此,该庭确立了充分备案、果断介入的审理思路,在立案之初即对案件审理难度进行评估,运用庭前会议、证据交换等方式,力求在正式开庭前摸清争议焦点,切实督促承、发包双方进行账目结算、列明资产清单,若当事人自行处置难度较大,则第一时间启动司法审计或资产评估,严格掌控审理流程,确保高效促进案件审结。自2015年以来,崇明法院民二庭受理企业承包经营合同纠纷案比2014年同类案件增幅明显。该类案件具有以下特点:

  1、合同约定不明。承、发包关系具有较高的人合性,当事人双方就权利、义务在订立合同时往往约定不明,尤其针对解除经营关系时的责任承担问题鲜有严谨表述,易埋下纠纷隐患。

  2、费用结算不清。主要有以下情形:(1)承包期限届满或者双方协议解除合同,但企业账目混乱,客观上导致自行结算不能;(2)承、发包双方存在劳动合同关系,在终结企业承包时,涉及劳动争议纠纷,致矛盾升级;(3)因一方违约,守约方主张提前解除承包经营合同,双方就经营费用、财产分割及投资返还等各执一词,调解难度大。

  3、及时清退不易。在违约责任未经判定的情况下,承包人怠于撤离场所或返还设备的情况较普遍,易导致损失扩大。

  针对上述背景,民二庭多措并举,妥善处理类案审理,主要做法:

  1、业务学习常态化。由于目前我国仅有国有企业承包经营的相应法规,对其他类型企业的承包经营缺乏详细规定,此类纠纷的裁决存在适法难的问题,该庭利用庭务会及案例讨论平台,认真学习相关法律、法规,领会立法精神,深挖合同法相关规定,做到依法裁判、适法统一。

  2、案件处理类型化。承包标的种类多样,主要分为四类:承包企业整体经营权、承包分支机构经营权、承包企业单项业务、承包经营场地或者设备。针对上述不同类型,民二庭抓住纠纷根源,着力于明晰不同类型下的利润分享机制,从源头上划定承、发包风险边界,固定承包费用缴纳比例,以此作为切入点,逐步化解各类型纠纷。

  3、疑难案件加强化。类案中的疑难案件主要涉及工程项目,在合同效力、事实查明、标的价值等方面均存在较大审理难度,审限压力大,对此,该庭确立了充分备案、果断介入的审理思路,在立案之初即对案件审理难度进行评估,运用庭前会议、证据交换等方式,力求在正式开庭前摸清争议焦点,切实督促承、发包双方进行账目结算、列明资产清单,若当事人自行处置难度较大,则第一时间启动司法审计或资产评估,严格掌控审理流程,确保高效促进案件审结。